第一篇夏目同人。名夏向,日常,全清水。
最近更新的一话好有爱。漫画很久没追,TV动画之前几季的剧情也略模糊了。希望别太脱线。
对温柔的守护没有抵抗力。最早看漫画时觉得斑夏和名夏都接受,然而TV版自从第一季就有石田さん的加持,于是对我来说名取先生胜出。
夏目清澈剔透,绝非傻白甜。万一崩塌,错在我。
以上。

------
(接TV第五季04话)

从别院一口气跑到公车站,看了看背后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或气息,夏目才松了口气摊在长椅上。

“老师…”他望着天空自语,“总觉得在别院里一闪而过的东西,好像是名取先生的纸人啊。”

猫咪靠在木头椅背上舔了舔前脚,没出声。

他当然看得一清二楚,或者说,单凭那股讨人嫌的除妖人气息,就能断定是名取那小子做的手脚。切,看不起我这个保镖吗?斑大人忿然。


公车缓缓入站,夏目没再继续这个话题。少年抱着cos成玩偶的猫咪靠窗坐下,透过玻璃看窗外的景色。

已是深秋,天气却并不如何冷。暖暖的阳光洒在红叶和发黄的草丛间,有些耀眼,还散发出一股懒洋洋的温暖气息。来时路上,因为身边坐着让人不安的家伙,没心思欣赏,现在事情解决好,连心情都变得轻快起来。

“不管怎么说,有机会还是应该感谢一下名取先生啊。” 夏目轻轻抓了抓猫咪的耳朵。后者牙缝间蹦出几个字,“那种多管闲事的小子就不用管他了吧!”

哈,既然老师说了多管闲事,那么多半还真是托了纸人的福。夏目想着,如果再去拜访名取先生,不如带一些小巧精致的茶点给他。那个人的屋子里,空荡荡的没什么生气呢。


虽然这么打算,但眼看到期中考试。秋天学校的各种活动也格外多,夏目每天在作业试卷间挣扎,放学或周末偶尔还要被多轨抓苦力。竟然难得体会了一把忙到四脚朝天的地步。

某个早上慌张出门时被塔子阿姨叫住,“贵志君!便当落下了呀!”

“啊啊对不起。”

“虽然年轻人忙碌一些是好事,还是要保重身体嘛。说起来贵志君你每天有没有认真吃午饭呀?”

“有的有的。”夏目挠挠后脑勺。不知何时起,竟然也可以应对这样琐碎却温暖的唠叨了呢。他放缓了语速朝塔子阿姨鞠了个躬,“请放心吧。午饭都有好好吃呢。”

“啊呀,快出发吧。别迟到了,路上小心。”塔子阿姨思维之跳脱并不输给任何一位母亲。


午间休息,夏目和田沼(或田筱?)一起坐在树下吃便当。田沼看着夏目饭盒里的红豆饭和装饰成兔子的蔬菜,“有点羡慕你啊夏目君。”

“诶?”被羡慕的人没什么自觉。看到对方饭盒里码得整齐的普通饭团,才反应过来:田沼的父亲忙着寺里的事情,估计他是自己准备便当的吧。

夏目分了两片蔬菜过去,轻笑着拨了拨红豆饭,“我的阿姨,是很可爱的人呢。”

田沼点头,“一定也很温暖吧。”

温暖啊?晚间入睡之前,夏目恍然想起了名取家里簇新闪亮的厨房,那个人,没有人做便当给他的吧?

他纠结着要不要打个电话或寄卡片去表达一下谢意,又觉得这种事果然还是应该当面致谢才对。

猫咪老师被他来回翻腾搞得不胜其烦。瓮声瓮气地问,“你在折腾什么啊?”

“果然还是应该感谢那个人吧。”夏目坐了起来。

“哪个… 哦,那个爱出风头的小子啊。虽说,以为你已经忘了这件事,那么就去见他好了。”猫咪不以为意地抖了抖耳朵,重新蜷起来准备睡下。

夏目叹口气,“名取先生好像工作很忙啊。冒昧打电话的话,说不定会影响人家工作,也不好再次直接闯到家里吧?说起来,上次好像是凑巧碰到,这个人的工作,貌似是要到处跑的样子… 喂… 老师…”他发表了一通感想,猫咪早已经不耐地睡了。


揣着这样那样的想法,通过了接下来的考试。夏目心情不错地回到家,被塔子阿姨递过来一张明信片,“名取?这是上次约贵志君出门的朋友吗?”

“啊?”夏目接过来看了一眼落款,“名取”。大概是怕他作为公众人物的身份曝光,名字没有写全。

没想到这个人会主动联络自己,是我的纠结传达到那边了吗?夏目忍不住胡思乱想。

塔子阿姨把熨好的校服递给他,一边说,“抱歉啊贵志君。不小心看到了明信片上一些内容,这位先生好像是感冒了呢。是不是打电话去问候一下比较好?之前外出,对方也有关照贵志君吧?”

“啊?是的,是非常亲切可靠的前辈。感冒了吗?”夏目小声读着明信片上清秀的字迹,“夏目君,小别无恙。最近在京都拍戏,阴雨连绵,不小心就感冒了呢。九州的天气还好吧?要保重啊。望秋日安好。”

“呐,贵志君。这样的话,是不是去探望一下比较好啊?”塔子阿姨继续建议。

夏目有点慌乱地点点头,“是啊。可是,他最近在关西工作…”

“哦,那一定是非常繁忙辛苦的吧?不能去看的话,就好好地打一个电话吧。”

夏目把明信片翻过来,正面是晴明神社的俯瞰图。他在心里吐槽,除妖师跑去神社算是参拜祖先吗?这个人偶尔也真是童心未泯。

忽然想起西村在路上美滋滋地说,“难得考完试了。好想在文化节假期约可爱的女孩子出去野餐啊…”

周四是文化节,如果周五可以请一天假,就有一个长周末,是不是可以去看名取先生了呢?自己偶尔打工赚的零花钱,应该可以够买车票吧?熊本到大阪,大概需要四个多小时,京都呢?慰问品或礼物要带什么?


夏目呆立在门口,脑子里不停地转过各种念头。再抬起头,才发现塔子阿姨已经去厨房烧饭了。

“呐,老师,果然还是应该去看望一下吧?名取先生病了,不知道严重不严重。”夏目拿着明信片回到自己房间,总觉得有点不安。

“切。除妖师总不会因为区区感冒就死掉吧?这家伙真是小题大做。”猫咪严重不屑,自顾自地盘踞在窗边喝茶。“说起来,他要传达什么讯息给你,直接派纸人来不是简单得多?搞什么明信片,无聊!”

话音没落,一人一猫就看到一个小小的纸片人费劲地从窗缝爬了进来。

它对着夏目鞠了个躬,却忽然发出了名取的声音,“啊夏目君,我因为拍戏要在京都停留一个月。这两天感冒了,只能窝在酒店里。每天都在下雨,好无聊啊~夏目君你好吗?功课忙不忙?要不要来陪我一下嘛?”

纸人一说完就把头垂了下去,试图做出有气无力的样子。

猫咪老师嫌恶地一爪挥过去,却被纸片人利索地闪开,然后啪的一声贴在了它毛茸茸的脑门上。

“混账!”猫咪大吼。跳起来把纸人扯了下来。这次它安安静静地不再发出任何声响了。

夏目接过纸人看了看,打开窗户把它放出去,转身下楼。

“喂!你不是这就要跑去吧?”猫咪老师在后面跳脚,恨铁不成钢地连连叹气。这个孩子认真又心软,总被那些奸诈狡猾的除妖师耍得团团转。简直拖累他的威名。

夏目没回头,只说“要跟塔子阿姨商量才行啊。”请假的话,需要家长和校方联络,不知道塔子阿姨会不会同意。

然而塔子回答说,“如果是重要的朋友或前辈当然应该去看望吧。为友人带去祝福和安慰,也是男子汉不能忽视的责任呀。我会向老师说明情况的。“

吃了定心丸的夏目立刻神采飞扬,想跑回楼上去告诉猫咪老师,又被叫住,“可是需要准备礼物的吧?贵志君有想法么?”

“呃… 这个,”夏目双掌合十朝塔子阿姨鞠了个躬,迟疑着说,“其实之前有想过带茶点给他。可是刚才又任性地想,可不可以拜托塔子阿姨帮忙做一份便当作为礼物呢?那个人…… 工作很忙。我每天都能吃到温暖的便当,真的很幸福。所以任性地希望能和他分享一下… 对不起啊,给您添麻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就被塔子阿姨一把搂住了肩头,“说什么傻话啊?你是我家的孩子,那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吗?”

“啊。所以您是答应了?”

“当然没问题。被贵志君信任,我也很骄傲啊!能帮你达成心愿就好了呢。交给我吧。”塔子阿姨捂了捂脸,笑眯眯地说。

TBC.

评论(6)
热度(72)
 
© 行走xxl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