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夏向,日常,清水。

校园paro,私设有,哦哦西有。

节日快乐。赶着中秋尾巴发个下篇,跪。

上篇

还有一咪咪尾声待续。

因为架空,可能稍微轻快了一些。如有崩塌,错在我。

-------

4. 道具的意义在于有借有还

观众散去,演员退场。

室外斜飞细雨,夏目没带伞,只得冒雨走出来。出了校门,雨势却越来越急,眼看就要瓢泼。夏目暗暗叫苦,虽然路不远,但淋着回去的话,下午才换的衣服肯定得重洗一遍。

四处打量,四周店面都关了,只有晚饭时看到的Muse咖啡馆亮着灯。

夏目眼睛一亮,几步窜到门口,才见门把手上挂着“Closed”。大门两侧的落地窗上方,却伸出了宽宽的雨篷。他心里一喜,钻到篷子下贴墙站着。

窗户里面摆着几盆巨大的绿植,能看到有人走动,大概是店员。夏目不好意思窥探,呆呆地看向雨幕深处。

手机震动,西村发消息问他回来没有。

夏目,“在躲雨。你没淋到吧?”

西村,“在哪里?我去送伞给你?”

夏目,“谢谢。不用了吧,估计很快就停了。”

西村,“好吧,如果待会儿还不停,我再去找你。”

夏目正打算回复个笑脸,冷不防被耳边的声音吓了一跳。

“那个……”

“啊!” 他匆忙回头,看到一位银发青年从店里走出来。

夏目解释说,“啊,对不起,因为突然下雨…… 想避一避,不好意思。” 

这么晚了,站在别人窗下,不会是被当成小偷了吧?

青年一笑,“没关系啊,请进来吧。现在虽然不营业,避雨还是没问题的。” 说着推开门,示意夏目跟上。

对方诚意十足,夏目乖乖地跟着走进去。

青年指指窗边的座位,“您请随意坐吧,不用客气。”

夏目点头,朝对方鞠躬,“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青年摆摆手,继续收拾桌椅杯盘。室内面积不大,散落着十多个座位,正中央则摆了一张大木桌。靠近墙壁和窗户的座位被植物隔成独立空间,角落处各有一只藤筐,里面堆着干花。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咖啡香。

夏目扫到营业时间,闭店时间是晚上8:00。

 

“这么晚了还有客人啊,玄?” 墙角的植物后面有人说话,同时探出来一颗脑袋。

夏目站起身,“打扰了,我是……来避雨的。”他越说越小声,疑惑地打量那张面孔,突然灵光一闪,“您是……名取……老师吗?!”

此时名取换下了剧中的服装,头发湿漉漉地趴在头顶,看样子也是刚淋过雨。

名取大概是见惯了学生们一惊一乍,笑着说,“是我。不是老师啦,哎,这个有点难解释,你是这边的学生吗?”

夏目支吾着说,“嗯,现在还不是。晚上看了您的演出,太厉害了。”

名取不怎么在意地笑了笑,“谢谢,你喜欢就好。”

他面前摆着笔记本电脑,屏幕上几张饼图,似乎在做PPT。夏目不安地问,“有没有打扰到您?”

“没关系啊,” 名取笑,“我也是来避雨的,顺便写点东西。” 说话间,玄端出一份三明治,放在名取的桌子上。

名取似乎有些尴尬,看了夏目一眼,“那个,要不要分你一点晚饭?”

看样子是演出之前忙着排练,没顾得上吃晚饭吧。夏目使劲儿摇头,“不不,谢谢您。我吃过晚饭。那个,您辛苦了。” 

名取抓起三明治,边吃边说,“不辛苦。还好我是老……顾客,可以厚着脸皮请求特殊待遇,嘿嘿。”

玄撇撇嘴,继续收拾东西。名取朝夏目笑了笑,咬着三明治开始修改文件。

夏目坐回原处,盯着窗外的雨看了一会,小声对玄说,“谢谢您,雨好像已经变小了。那么我就先告辞了。”名取在工作,还是别打扰人家吧。

玄点点头,拿出一把雨伞,塞给夏目。

夏目摇头,“啊,其实我住的很近。真的不用麻烦了。” 

名取探头劝道,“很近的话,抽空送回来就好了嘛。如果路上被淋湿,不就白白避雨了吗?”

夏目只好接过来,道了谢,转身离开。

身后,名取对玄说,“是我的观众诶…… ”


西村听说是二次元的剧目,后悔得转圈圈,念叨着应该一起去。

夏目安慰,“你不是喜欢热血的那种么?这个故事,其实蛮平淡啦。”

“但是听你说得很有趣啊。”西村垂头丧气。

夏目微笑,“大概是,有被触动到吧。”

洗过澡,他发了两张照片给塔子阿姨,一张是排队入场时的人群和海报,另一张是演出结束后女孩子们簇拥在舞台前合影的情形。夏目盯着屏幕等待照片传送完毕,只见名取被围在人群中,笑得轻松自如,却无疑是整幅画面的焦点。

塔子没回复,应该是已经入睡了。


夏目惦记着雨伞的事,第二天早早地起床。

西村还在酣眠,抱着枕头淌口水。夏目拍拍他的头,“别迟到啊。”

“知道啦,有上闹钟。”

 

时间还早,太阳却已经很耀眼,云淡风轻,是个晴朗干爽的好天气。

8点钟,咖啡馆刚好开门。夏目推门进去,店员立刻朝他打招呼,“早上好。欢迎光临本店。”

吧台后的女孩子小巧玲珑,笑眯眯的,看起来很温柔。

夏目把雨伞递给她,“早上好。那个,其实我是来归还这个……昨晚突然遇到大雨,承蒙关照。能否请您帮忙把雨伞交给玄先生呢?”

说到这儿,他愣了一下,这把伞,不会是玄的私人物品吧?借给自己的话,玄是怎么回家的?

女孩子看出他的疑惑,笑着解释,“这样啊? 谢谢您。这是放在店里帮客人应急的。感谢您一大早就专门送回来,太过意不去了。”

夏目有点局促,“没关系。反正我早上也……要上课的。”

女孩子便推荐说,“您是学生吗?附近几所学校的学生,早餐可以打八折哦。”说着把菜单推到他面前。

窗外阳光灿烂,店内干净整洁,做旧的木头桌椅感觉温馨舒适,就连店员小姐姐看起来也很亲切。夏目舍不得就这么离开。

他点了咖啡三明治套餐,打算享受一下久违的美好早晨。却在付钱时挠挠头,不好意思地说,“那个,其实我不是这边的学生……”

“没关系啊,谢谢您专程把雨伞送回来,还是要打折的。食物请稍候哦。” 女孩子朝他微笑,比了个OK的手势。

夏目发现,昨晚名取坐的位置很不错,被两株长势茂盛的棕榈竹隔开,从旁边落地窗望出去,天空碧蓝如洗,树木郁郁葱葱。他满意地坐过去。

吃到一半,店里似乎来了新的客人。

夏目没在意,继续进攻食物。不大一会儿,身边有个声音说,“诶?”


他一抬头,就看到名取站在植物旁边。

夏目噎住了,脑子里瞬间弹过,“糟糕,我是不是坐了他平时的位置?” 他使劲咽下面包,刚要开口,名取却微笑着朝他点点头,转而对身后的人说,“我们坐对面吧?”

一个女孩子轻声答应,“好的呀,老师。”


5. 害女孩子伤心,就会被沙拉酱击中

名取做个手势,示意夏目慢慢吃,便和同行的女孩坐到另一边。

夏目微微发窘。刚才没来得及打招呼,这会儿再贸然去问好也很奇怪,毕竟只是陌生人。他心不在焉地端起咖啡,差点烫到舌头。

距离上课时间还早,夏目干脆拿出本子,开始写日记。昨晚看过演出之后,他好像有了些新的想法,此刻刚好可以整理记录下来。这场演出,大概会令他回味很久。

店里十分安静,另一桌客人的交谈声却逐渐变大了些。

女孩不服气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,“可以请老师给我一个理由吗?” “您希望我做到什么都可以……” 

名取好像在解释什么。

是吵架吗?夏目奇怪,继而听到女孩微微哽咽的声音,“可是我真的很喜欢老师……”

夏目大窘,恨不得立刻溜出去。这……这个女孩子好像在告白?!貌似还不太顺利?!怎么回事,是师生恋吗?! 在大学里是不是很常见啊?

继续听别人谈话当然很不好,可是现在冲出去的话,会让那边更尴尬吧?

他脑袋里堆满问号,瞥了一眼吧台,店员小姐姐若无其事地擦拭着锃光瓦亮的咖啡机。

夏目一边盘算冲到门口需要几步,一边宽面条泪,太尴尬了。如果能把脑袋埋进花盆就好了!

他这边天人交战的时候,名取好像说了一句什么,女孩的声调明显拔高,“就,就算敷衍,也不用找这种理由吧!喜欢男人什么的……”

紧接着是杯盘相撞的清脆响声,女孩惊叫了一声。

名取叹口气,声音低低地传了过来,“……是我的原因,请你别伤心。”

夏目四处踅摸,不知道能不能找个后门溜走。

女孩沉默半晌,似乎终于平静下来,小声说了两句话,起身准备离开。

名取跟着站了起来,很认真地对她鞠躬。

女孩路过吧台前,红着脸朝店员点点头,快步冲了出去。


夏目愣在一边,完全没料到会碰上这种场景。不知道现在出去会不会令名取尴尬? 怎样才能表现得仿佛什么也没听到呢?他挠着头思考对策。

名取却主动踱了过来,指指桌上的咖啡,“咖啡凉掉了。”

夏目下意识地解释,“对不起,那个……”他想说,并不是因为忙着偷听才忘记喝。

名取摇摇头,“抱歉,打扰你的早餐了。”

“没有,完全不会。那个,其实我是来送雨伞,顺便吃早饭……” 夏目干笑着回答。猛一抬头,发现名取胸口处有一大片沙拉酱痕迹,在白衬衣上格外显眼。

名取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去,自嘲道,“害女孩子难过,就会有这样的惩罚啊。” 他看看手表,“这样去参加导师的发表会,应该会被骂死吧。”

夏目咋舌,原来名取先生还在上学吗?这么说,是博士生吗?

名取问店员小姐姐,“燕子,能不能麻烦你借我一件……嗯,那个工服?你们有白衬衫吧?”

燕子托着下巴欣赏名取胸前的油渍,笑道,“让我找找看哦。话说,那位客人肯定不会再来这个伤心之地了吧?您害我损失一位客户,好难过啊。”

夏目放松了点,名取先生一定脾气很好吧,才可以这样开玩笑?

名取指指夏目,辩解说,“然而这一位客人却是我带来的呢,嗯,起码昨晚是。”

夏目微微脸红。

燕子很快在储物间找到了衣服,招呼名取去换。


名取换了一件浅灰色衬衣出来,坐在夏目对面挺自然地开口,“咖啡凉掉就会变酸,趁热喝才好。”

夏目挠挠头,“谢谢。其实,基本是需要熬夜的时候才买来提神,味道怎样,都没有留意过。”

名取问,“你是高中生?准备考大学吗?”

“是的。这次,是来参加辅导课程,那个,被赠送了演出票。”

名取了然地点头,“打算来京都念书?加油哦,祝你好运!”

夏目无意识地摸了摸日记本,感觉面前的人很厉害,又很亲切。

明明是各方面都超级厉害的人,却如此随和。刚刚经历了尴尬的事情,也能自然地和自己聊天……一定是内心很强大的人吧。夏目心想,再长大一些,自己也能变成这样吗?

猛然意识到还没回答人家的问题,夏目赶紧说,“其实,还没有决定要考哪所大学。家里人,好像希望我来京都。”

“自己没想好吗?” 名取问。

夏目点头。

“有和家人谈过自己的想法么?”

夏目缓缓地摇头,“没有正式谈过,我好像总是自己胡思乱想。”

名取笑了笑,“胡思乱想啊?嗯,这个年纪的男孩子,想法确实比较多啊……” 他指指自己的鼻子,“我曾经因为和老爸闹别扭,跑到美国去念了几年书。刚去那两年,语言不通,打工被人欺负,即便如此,也硬撑着不肯回来呢。”

“啊!” 夏目惊呆。是真的吗?会说出,“亲人之间的羁绊,无论何时都不会改变”的人,也有如此叛逆的青春吗?

名取好像读懂他的潜台词,悠然道,“嘛,现在回想起来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不过,经历过那样的岁月,才更能体会年轻人的心情吧? 比如说,饭岛律,或者是……对了,还没问你的名字?”

“夏目贵志。请您多指教。”夏目回答。

名取向他伸出右手,“名取周一,也请夏目君多指教。”

两个人握握手,相视而笑。夏目叹了口气,“就算来京都念书,京大对我来说也是可望不可即的吧。名取先生,真的很厉害啊!”

名取道,“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擅长的东西吧。别灰心啊,夏目君。”

他示意夏目看向吧台。燕子正在给一对老年夫妇解释蛋糕的配料成分,模样又专业又温柔。

名取便轻声说,“燕子是教育大学的学生,在这里做兼职。她核对账目的时候容易丢三落四,可是特别善于和客人打交道,客人都喜欢和她讲话。而玄就恰好相反……嗯,就是昨晚你碰到的那位。”

夏目有些感动,认真地说,“谢谢鼓励。其实,昨晚您的结束语已经给我很大启发了。真的非常感谢。”

名取温柔地看着他,“谢谢你来看我的表演。说到底,最厉害、最神奇的,还是人和人的相遇吧?”

夏目耳朵发热,想起出发前塔子阿姨的话,真的很神奇啊。明明身处于陌生的环境,最近的焦虑,却反而被抚平了似的。

名取从随身携带的便签本中撕下一页,写下一串字符,微笑着递给夏目。

“我必须得出发啦,不然会迟到。这个请收下,如果明年,夏目君来到京都念书的话。我们就在这里再会吧?关于学校或专业,也可以找我讨论。加油哦!”

夏目双手接过便签,上面是邮箱地址和电话号码。他小心翼翼地收好,忽然想起剧场里几个女生的对话,向名取索要签名什么的…… 脸上莫名其妙有些发烫。

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咖啡馆,在岔路前告别。夏目郑重其事地鞠躬,表示感谢。

名取笑得灿烂,“那么就再见吧?我去迎接导师暴风雨的洗礼了。夏目君要去上课吗?”

“是的。在洛北那边。”

“祝你好运,” 名取拨了拨额前的短发,看着他说,“我们总有可以回去的地方,对吧?所以,没什么可怕的。再会哦,夏目君。”

他拍拍夏目的肩头,转身离开。

街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,青年的背影很快消失了。

夏目在原地看了一会儿,虽然仅有两面之缘,却十分不舍。人与人之间的相遇,就是这样不可思议吧?


6. 神秘的邂逅……仙女? 

下课之后,西村等在夏目的教室门口。一看到他,就快乐地迎上去,“夏目,今天周六哦,晚上我们去看灯吧?”

夏目飞速盘算了一遍整理笔记和做练习所需要的时间,点头说,“好吧。”

“喂,不要这样勉强嘛。你昨天跑去看演出都不带我,这是给你机会补偿啦!”

“别随便甩锅啊! 明明是你自己不去的吧?” 夏目抓狂。

西村拽住他的书包,往平安神宫的方向拖去,嘿嘿笑着说,“别这么计较啊。说起来,感觉你今天心情不错?是不是被班上的女孩子告白了?”

夏目对友人的脑补能力十分佩服,转念又想起早上不小心“旁听”到的乌龙事件,没忍住笑了起来。

西村立刻嗅出异常,单手勾住他的脖子连声催问,“果然猜对了吧?!快说。”

夏目挣扎两下没挣开,无奈地挡开他的手,“哪有这样的事啊。别乱猜啦。”

西村眼珠转了转,“莫非,昨晚借伞给你的人,是一位漂亮的小姐姐?”

夏目无语,打算把偶遇名取的事告诉西村。当然,乌龙事件就略去好了。

想到这,他翻开书包找那张便签,结果却没找到。再把衣服上的口袋仔细翻一遍,仍然没有。

夏目傻眼,莫非早上匆匆跑去教室的路上弄丢了?

西村看他一脸着急,没再追问。夏目把全身上下折腾完,塌着肩膀叹了口气。西村才试探地开口,“丢了重要的东西吗?有没有印象白天去了哪里,我陪你去找找吧?”

被这么一问,夏目倒是冷静下来。仔细想想,原本就是偶然相遇的路人,就算留下联系方式,只怕自己也不会主动去联络对方吧?

这么一想,虽然还是有些失落,总算释然了不少。

他对西村说,“没什么要紧的。嗯,我有没有跟你说昨晚的演出很棒?其实,今天早上去归还雨伞的时候,偶然碰到其中一位演员,跟人家要了签名……只可惜现在找不到了。”

西村瞪大眼睛听完,嘴角抽搐半天,“所以,签名而已,要不要这么紧张兮兮的啊?是很有名的演员,还是大美女?你老实说,考到这边之后是不是打算去搭讪人家?”

夏目扶额,二话不说,推着他进了公园大门,“快走啦,马上要亮灯了。早点进去免得被挤扁啊。”

西村不依不饶,“别转移话题。我说嘛,你今天真的心情不错啊。”

夏目笑着说,“怎么说呢,想通了一些事。我打算回去和叔叔阿姨好好聊一聊,或许是我把事情想复杂了吧?”

“本来就是啊,你这个杞人忧天的家伙。”西村摊了摊手,老气横秋,“不过,如果你不想我去向阿姨告密,关于邂逅神秘演员什么的,就赶快请我吃个大冰淇淋。”

“呃…… 你还真好收买啊。”

“所以是真的喽,漂亮的演员姐姐!?”

夏目顺着他的思路胡闹,一本正经地点头,“对啊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?”

“‘姐姐’是京大的……博士。”

西村的下巴掉在地上,张口结舌瞪了夏目半天,最后,沉痛地说,“算了,冰淇淋我请吧。安慰你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恋情。”

夏目忍笑,“不鼓励我一下?”

西村摸着夏目的头说,“有理想是好的。不过对我们这些学渣来说,这种女人就好比怪物……不是,就好比住在富士山上的仙女一样。你还是别想太多了……”

夏目反过来也摸摸他的头,“所以说,在逗你玩啦。”

西村怒目而视。


TBC.

* 据称全国统一高考之后,如果申请私立大学,有一部分也可以经由推荐入学。所以 ”套磁“这种事,应该在日本考生中也存在吧?名取留下联系方式,算是助人为乐^^

* 然而夏目表示私立太贵,只考虑公立大学  ><…

评论
热度(23)
 
© 行走xxl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