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夏向,日常,清水。

校园paro,私设有,哦哦西有。

本想当作七夕贺文,因为爆字数而修改到现在,还未改完 ><

难道变成开学贺文(?) 略长,本篇字数约8k

因为架空,可能稍微轻快了一些。如有崩塌,错在我。

-------

1. 所谓高中生的暑假

藤原塔子抽出一张辅导班的简介递给夏目,示意他仔细看看。夏目吓了一跳。

对于高三的同学来说,“暑假”这种东西无疑是不存在的。让他吃惊的是,这个辅导班上课的地点在京都洛北高中,这……未免太远了吧。

7月20号,暑假前最后一天正式上课。学校召开家长会,例行交流学生情况,并且给应届考生的家长们送上一堆辅导班资料,供其挑选。

到家之后,塔子说,“晚饭后和滋叔叔一起商量吧?”就系好围裙跑去厨房烧饭,把那页简介留给夏目研读,看上去是她比较中意的。


夏目在二楼对着窗户发呆,没认真看。

不一会儿,塔子在楼下喊,“贵志君,现在有空吗?刚刚忘记买海鲜酱油回来。你能不能帮忙去便利店一趟啊?”

夏目答应着,急忙穿好衣服冲下来。塔子指指冰箱上的零钱罐,嘱咐说,“一瓶就好哦。”

“好的。”夏目抽抽鼻子,似乎闻到海鲜的味道。


6年前,他来到藤原家时,塔子便是全职主妇。好像年轻时在中学里做过教师,结婚之后,因为身体原因,又要照顾家庭,就没再上班。

每天变着花样帮夏目准备便当,是塔子的一大乐趣。

夏目听同学说,很多家庭的工作日早餐都是洋式,比如面包鸡蛋牛奶,加一些肉类。准备起来十分便捷。而藤原家的早饭大多是比较传统的和式,酱汤、腌菜、饭团必不可少,隔三差五,塔子还会从早市带回烤鱼和时令蔬菜。

滋叔叔打趣说,“自从贵志来到我们家,伙食明显变丰盛了嘛。”

夏目不好意思,总是想说“谢谢”,又觉得太见外。

塔子回敬说,“哎呀,贵志君正在长身体长个子嘛,而且学习这么紧张。老公你不要吃小孩子的醋啦,乖。”

于是三个人笑做一团。夏目偶尔无奈,塔子阿姨似乎总觉得他比别人瘦啊。


九州的农业渔业发达,食材丰富,价格也相对便宜。即便如此,海鲜刺身和寿司也算得上平常人家的大餐。

夏目拎着酱油边走边想,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呢?最近的盂兰盆节也要八月中旬才开始吧。

直到一家三口坐在餐桌旁,塔子才宣布说,“从明天开始,贵志君放暑假了哦。辛苦了好久,来庆祝一下吧。”

滋叔叔自己斟一杯清酒,照例开玩笑,“原来如此,难怪今天这么多好吃的。差点自作多情,以为是提前祝贺我的项目结束呢。哈哈哈。”

“什么呀,上次当选优秀社员,也有好好帮你庆祝吧。” 塔子在一大一小的盘子里放上甜虾,对夏目说,“贵志君喝果汁?”

夏目点头,给塔子和自己的杯子里倒入番茄汁,红着脸说,“谢谢塔子阿姨。那个,也不是什么大事啊,不用特意麻烦的。”

滋叔叔摸摸他的头,“别这么说啊,贵志。一切顺利的话,这就是你中学时代最后一个暑假啦。当然很重要啊。辛苦了,继续加油!来。”他举起酒杯和夏目碰了碰,继而笑着说,“明年七月,贵志就可以陪我喝酒了,好期待。”

塔子把金枪鱼和鱼子寿司分好,笑眯眯地说,“知道你嫌我啰嗦啦,可是男孩子嘛,严格一些要求总是没错的吧。”

滋附和,“对对,完全赞同,这方面听塔子桑的准没错。其实我年轻的时候老妈也管得超严。” 说完朝夏目挤挤眼睛,两个男人会心一笑。


饭后夏目主动跑去洗碗,断断续续听到滋和塔子讨论辅导班的情况。于是洗好之后,就自觉地坐到塔子旁边,准备参加小型家庭会议。

滋开了个头,“虽然不想搞得这么紧张,不过,再过半年就要高考了。这个暑假,也不能放松啊。”

夏目点点头,表示明白。

他的父母去世早,小时候被外婆带大。外婆去世之后,在好几个亲戚家流离辗转,六年级之前,光是学校就换了三四个。直到被父亲的远亲藤原夫妇收养,才安定下来。

到藤原家的第一年,夫妇俩希望夏目能轻松一些融入新环境,顺便巩固学习基础,于是夏目重新读了六年级。也就是说,同班的同学普遍比他小一岁。

高中和初中不同,大多数同学都以考大学为目标。升入高三之后,有复读的学生加入班级,有些人甚至参加过两三次高考,夏目的年龄便不再显得突出了。

藤原夫妇的态度也很坚定,默认夏目要读大学。很早之前,滋就对夏目说过,“现在和我们年轻时不一样了,不接受高等教育的话,很难找到好的工作吧。”

因此在夏目心里,大学是要考的。他学习认真,成绩虽然不是特别突出,也稳定在中等偏上。夏目对名牌大学没有特殊追求,只求能一次成功,顺利升学就好。


塔子看看夏目,“想读哪所大学,贵志君现在有想法么?”

夏目摇头,“那个,请您和滋叔叔决定吧。我,没太想好。”

即使是国立或公立学校,学费也不低。夏目虽然没打听过滋叔叔的收入,但是听同学说,大学的费用对于工薪阶层来说,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这样重要的决定,还是由投资人来做比较好吧。

塔子不怎么意外,回忆说,“高一暑假,贵志君参加学校的夏令营。回来以后,说过很喜欢京都和大阪吧?”

滋点点头,“我记得。”

夏目恍然,难怪下午回来,塔子专门把那一页简介拿给他看。过去这么久,没想到他们竟然还记得。

他赶紧解释,“嗯,当时夏令营玩得很开心。没想那么多。读书的话,关西是不是太远了?”

京都和大阪是全国有名的旅游城市和商业中心,虽说比不上东京的繁华,消费水平也要比九州高。夏目想过,如果在本地读大学,路费和食宿方面,起码能节省不少开支。

滋叔叔笑着说,“这个问题,贵志可以再考虑考虑。毕竟距离报考还有半年,不着急下结论。现在只说说我的看法,京都学校比较多,可选择的余地大一些。那边学术氛围浓,文化底蕴也是其他城市比不上的。即使毕业后回来就业,相信这样的履历也对你有帮助吧。”

夏目心里动了动,按他现在的想法,将来肯定要在家乡附近工作。如果相隔太远,塔子阿姨一定会寂寞吧?

塔子接口说,“不管贵志君最后怎样决定,我们都支持。只要记得,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。”

夏目低声说,“谢谢您,谢谢滋叔叔。”


滋拿起简介又看了一遍,便说,“这个课外班好像很不错啊。顾问组有京都地区的大学教授,这样的话,对自主考试的辅导应该很权威吧。也可以顺便当成考察学校的机会啊。”

夏目瞥一眼价格,迟疑着说,“太贵了……”

“哈哈哈,”滋叔叔大笑,“别担心这个啊!贵志。叔叔这么拼命地工作,供你读大学完全没有问题!何况只是辅导班。你这么想的话,我可是会有挫败感的。”

夏目赶紧道歉,“对不起,我并没有其他意思。

滋叔叔解释,“我们也是希望你出门走走。不要压力太大。这一年半以来,每天都关在学校里吧?偶尔换个环境转转,说不定会有新的思路呢。”

塔子拍手道,“对啊,说不定会碰到有意思的人和事呢。旅行本身,也是很好的学习吧。贵志君,你打算报哪几个科目呢?”

于是这件事情就决定下来了。

夏目虽然有些犹豫,但确实像滋叔叔说的,埋头苦学这么久,一想到可以外出,他就隐隐开始期待了。

夏目认真地保证,“谢谢,我一定会加油的。”

塔子想起家长会,问道,“贵志君,你要不要问问西村同学?我下午好像也有听他的家长提起。如果能一起去就最好了。”

夏目点头。之前闲聊,西村就说过打算报考京都的大学,想必他会去参加。

他打电话过去,西村兴奋得手舞足蹈,连声说,“太好啦!这下可有人作伴了。你知道吗?我妈本来想让我住在姨妈家,总算有借口推掉。两个人一起住可以互相督促学习嘛。又不是小孩子了,谁想住亲戚家啊?”

他声音压得很低,估计是家长就在旁边。夏目无语。

在网上报好名,收到一大堆资料,包括两周的课程安排、教师介绍、甚至还有住宿、交通方面的提示。两人一商量,预订了学校附近的民宿。西村心满意足。


出发那天,塔子塞给夏目一个鼓鼓的旅行袋,把他送到门口,不停地嘱咐,“路上小心啊,如果遇到什么事情,一定要和同学商量着解决。课程紧张的话,就不用每天打电话回来啦,到达之后发信息告诉我就好……”

夏目不停地答应,“好的,请放心吧。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
塔子不放心,“如果民宿的饭菜不合胃口,就到外面吃吧。我看课程都是全天的,早饭要吃好啊,这样才有精神学习。”

夏目保证一定吃好睡好,然后拎着东西去找西村汇合。

 

他们从熊本到福冈,然后乘电车到京都,路上大约5个小时。

西村看看夏目的行李,羡慕地说,“塔子阿姨真好啊,我家老妈把学费和路费扔给我之后,就什么都不管了。和我哥当年的待遇简直没法比,也不晓得我是不是亲生的。”

夏目安慰他,“伯母大概太忙了吧。不过,塔子阿姨真的太细心,连毛巾和拖鞋都帮忙收拾了,还有眼药水……”

“呦嚯,你还炫耀起来了啊?!”西村不满。

车窗外的田野和房屋飞速倒退,两人静静看了一会儿。夏目忽然问,“你,会不会觉得想家啊?如果去远处上大学的话?”

西村怪叫,“拜托!我巴不得离我老爸老妈远点儿,多自在啊!没人催你起床、收拾屋子,熬夜打游戏也没人唠叨,多好!” 他想了想又说,“之前也说过吧,如果不是怕东京竞争太激烈,食宿又太贵的话,我肯定去东京。越远越好,嘿嘿。”

夏目好奇,“决定要报哪个学校了么?”

“还没想好。你呢?”

夏目仰头枕在靠背上,闭着眼睛说,“其实,我有点怕……”

“欸?”西村不解。

夏目笑了笑,“也不是害怕,就,心里没底吧。想到要离开塔子阿姨和滋叔叔,到陌生的地方去生活,有点不知所措。是不是挺没出息的?昨晚想来想去,很晚才睡着。”他打了个呵欠。

西村不语。同窗五年多,他了解夏目的经历,几经周折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“家”。将心比心地想,虽然自己说受够了家长的唠叨和约束,然而这些琐碎的日常,对夏目来说反而特别值得珍惜吧。

“我的成绩要考九州大学估计很难,这么一想,京都那边的选择确实多一些。滋叔叔说得其实没错……” 夏目念叨两句,后面的话西村没听清,也不知是谁先睡着了。


2. 书中自有大礼包

洛北高中在京都的左京区,该区域聚集着包括京都大学在内的诸多高校。

到达之后,两人匆忙搞定住宿,随后便依着报名表背面的地图指示,赶往教室。

根据日程,当晚召开说明会,课程则是第二天一早开始。所幸住所距离学校很近,走路只需十多分钟。两人坐在大会议室里东看西看,互相吐了吐舌头。

说明会分为下午场和晚场,光是这一场,就有两三百个学生。夏目心想,来上课的人大概都会报考京都地区的学校吧? 这里真的很热门啊。

散场时,每人领到一个环保袋,其中是文具和姓名卡片,还附有两张门票。

西村把门票抽出来仔细看,赞叹,“太厉害了!文化活动好多啊!”

夏目点头,“网上报名的时候说赠送神秘礼包,是不是指这个?”


正值七月下旬,京都最大型的祇园祭活动还未结束。两张门票里,有一张活动抵用券: 平安神宫或是花园博物馆,可以任选一处免费游览。

西村两眼发亮,“夏天好像有点灯活动诶,还是说去看睡莲?你想去哪一个啊?”

夏目说,“都可以,不过还是先回去对一下课表吧?”他们报名的科目不一样,要结伴玩耍,必须两人都有空才行。

西村狂点头,“对。另一张是…… 舞台剧?这个,你感兴趣么?”

另一张门票上印着“京都府高校文化节系列”,是演出通票,从明天开始的一周之内,可以任意观看一场。演出单位则是“各高校社团”,看来是大学生们组织的暑期活动。

夏目仔细看看,“每天的演出地点在不同的学校里面,可以顺便参观学校啊。”


然而课程一开始,两个人就忙得四脚朝天。知识量大,解题思路新颖,还有很多关于出题和应试技巧的分析 — 对他们来说,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内容。

1月份全国通考之后,各高校从2月份开始进行本校的招生测评。如果决定报考京都的大学,当然需要熟知学校的出题范围和思路。这个辅导班之所以自称精品,也是因为旗下招揽到专门研究当地考试的权威教师,并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。

夏目报名补习的科目是英语和政治经济,西村报了数学和历史。每天将近天黑才下课,两个人吃过晚饭就闷在屋子里做练习、整理笔记,直到半夜。

他们偶尔在旅店后的小花园散步放风,活动活动四肢和脖子。

西村垂头丧气,“比学期中还苦比啊喂。”两人相视苦笑,似乎一下子感受到考试前的紧张气氛。

夏目忙里偷闲给塔子阿姨发信息,请她放心。还把两张门票拍照传给她看。

塔子回复,“好棒啊。这么好的机会别错过啊,贵志君。偶尔也要放松一下哦。”


人仰马翻忙到第五天,夏目找到一个空当。

当天是周五,授课老师说,“大家辛苦了,今天提前两个小时下课。明早的课程10:00钟开始,请好好放松一下吧。特别是从其他地方赶来的同学,机会难得,别忘记体验平安京的魅力哦。”

教室里一片欢呼,同学们撒着花儿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夏目回到住所,发信息询问西村晚上的安排。西村回复说,数学课的同学组织了烤肉聚餐,问夏目要不要一起参加。

夏目惦记着门票,推说不去。西村又说,“不然我请假回去和你出去玩吧?”

夏目,“不太好吧?你安心参加聚会好了。庭园的点灯活动要周六周日才开放,明天抽空去也好啊。我先去看舞台剧,顺便在学校附近转转。”

西村,“今天在哪个学校啊?”

夏目抽出门票看了一眼,“京都府立大学。”

西村很快回,“哦哦,那好,祝你开心。我对教育大学比较感兴趣啦,嘿嘿。”

夏目对学校没有明显的好恶,或者说,还没认真考虑。但是这几天上下课的间隙,偶尔出来晃一晃,发现路上的行人里面有很多大学生。小书店和特色咖啡馆也俯拾皆是,的确是文教区的氛围。

他想象一下融入其中的样子,忽然觉得,也并非那么遥不可及。


门票上没有写剧目,似乎是临时安排。晚上7点开始。

夏目翻翻手机地图,走路二十分钟就可以到达。当下也不着急,静下心把笔记整理好。然后洗澡换了衣服,出门吃晚饭。

七月底天气有些闷热,下午飘过一阵小雨之后,凉爽不少。暑期是京都的旅游旺季,但是比起各个景点,大学校区附近安静许多。傍晚从银阁寺归来的旅客也逐渐稀少。晚饭前后,大家纷纷开始涌向商业街和鸭川河畔。

夏目走在路上,只碰到三三两两的行人。对比紧张忙乱的课程,倒是一段难得的闲散静谧时光。

紫阳花刚开过,颜色褪去不少。但时逢雨季,路边开满了不知名的小野花,乍看上去,与藤原家附近的景色也没什么两样。夏目想,这里的生活,或许也和家乡差不多吧?


府立大学占地面积不大。这两天老师们偶尔会在课堂上介绍学校,据说学生的人数也不多,是一所小巧精致的学校,文科类专业比较多。

夏目沿着学校周围走一圈,随便钻进路边的小店吃咖喱饭。店里只有寥寥几位客人,夏目一边吃,一边猜测其他的客人是否学生。价格很亲民,平时应该有很多学生吧?不知道学校里的食堂又是什么样子?

他胡思乱想。

隔壁桌两个男孩小声聊天:

“晚上还去星巴克吗?”

“今天周末,那边人很多吧?讨论起来不方便啊。”

“那怎么办?改到缪斯?”

“可以啊。不过缪斯好像晚上八点就关门了。来得及吗?”

“我们抓紧一点,没问题吧。现在要不要通知其他人?”

“好的,那尽快吧。”

无意间听到别人对话,夏目没放在心上。却在走出饭馆时,一眼瞥见斜对面的咖啡馆,侧面山花上写着英文字母“Muse”。

夏目想,果然靠近高校的地方,店名比较文艺。原来是这个“缪斯”,学生考试、写论文,做毕设,都需要灵感吧。这个名字看上去很讨喜啊。

转念间,他记起刚才路过一乘寺。对了,京都的寺庙和神社很多,应该去参拜一下,祈求好运气,夏目默默地想。


3. 那个名取……老师?

餐馆在学校侧门外,转过弯就到了校门口。说是门口,其实并没有院墙,学校的草坪外横卧一块大石,上书“京都府立大学”。看来可以随意出入。

夏目想找路标,结果一抬头,就看到正对面一座方方正正的建筑,顶着几个大字,“综合馆”。正是他要找的剧场所在地。

距离演出还有半个小时,观众开始朝馆内聚集,其中学生和成人都有。

在入口排队时,终于看到演出海报。今天的剧目是二次元改编的舞台剧,《百鬼夜行抄》片段。夏目很久之前看过这部漫画,立刻感觉很亲切,开始期待。

他随着队伍往前移动,周围的人在小声议论:

“咦,今天是二次元啊?”

“你不懂啦,这叫2.5次元。时下特别火呢。”

“哦哦。不晓得能不能看懂。话说,为什么不演出大众一点的题材呢?”

“好像说每天安排的剧目不一样。”

“有趣。或者,因为夹在七夕和盂兰盆节之间,所以神怪类的剧目比较多?”

“这么一说蛮应景的嘛。”

2.5次元啊?夏目回忆以往的学园祭,也有短小的舞台剧,但内容多数源自课本,主旨是提高学习积极性,形式方面也简陋很多。

他初三时参演过童话剧《夜莺与玫瑰》。演出大约二十分钟,因为性格腼腆,夏目自己认领了“月亮”的角色: 台词只有一两句,差不多是全程举着月亮形状的标牌,充当背景板。

他忍不住笑了。如果是现在的话,自己会不会更积极一些呢?大学的话,好玩的社团有很多吧?


舞台上没有人报幕。

灯光一暗,笛声幽幽响起,剧目就开演了。

剧情改编自《百鬼夜行抄》的某一话: 高中生饭岛律在梦中不小心闯入妖怪的幻境,不得已被妖怪们拉着打麻将,并以性命作为赌注。故事结尾,律的守护者 — 大妖怪青岚触发了饭岛蜗牛的封印,律在爷爷的保护下脱困。

舞台灯光布置考究,人物的服装、发型很贴近漫画原著。五六个人的小乐队围坐在舞台侧面演奏背景乐,如果看过电视剧版,就能发现熟悉的背景音乐。

演出总体基调温馨欢快,后半部分夹杂着几个泪点。夏目心中赞叹演员们对台词、动作和感情的把握,十分精准而恰到好处。一旦身临其境,很容易就被带入故事中。他甚至觉得,所谓“专业水准”大概也就如此了吧。

临近尾声,侧面LED显示屏上打出对原作者的致敬、引用的音乐曲目、以及演出人员名单。

夏目的座位靠后,看不清屏幕,只觉得周围响起一阵小小的骚动。

前排女生低低地喊了一句,“名取老师!”

“啊,真的吗?!是那个名取老师?!”

“天哪为什么我都没有看出来!他竟然扮演了爷爷?”

“虽说也是很年轻的爷爷吧,哈哈。不过名取老师的话,应该演律嘛!”

“名单好像标注是临时参演。是不是原本的爷爷突然缺席,才由他代替上台呀?”

“唉,我应该好好化妆的,这样子怎么去合影签名啊……”一个女生沮丧地说。

另一个比较理智,“什么签名啊,你去蹭他的课,批改论文的时候不就分分钟有签名?”

前者嗤之以鼻,“算了,经济学太难。而且他的课连旁听位置都不好抢,你没听说吗?”

“……这么夸张,大家都是去舔颜的么?”

“一半一半吧,据说他讲课很有意思。嘛,主要还是帅啦。”

“哈哈哈你要不要这么花痴?”

“怎么,不趁年轻花痴,难道等到欧巴桑吗?”


演出期间全场静悄悄的。这会儿屏幕在播放文字,演员们还没正式登台谢幕,场馆里的气氛稍微活泼了一些。前排几个女生小声地叽叽喳喳,夏目在后面也不禁莞尔。看来运气不错,这一场似乎碰到了比较有名的演员?

话说,能进入京都大学做教师,学生时代无疑也是学霸。竟然连表演都这么厉害,果然天才都是一通百通吗?夏目在心中膜拜。

集体谢幕之后,饰演青岚的人拉住了 "爷爷",装作主持人采访他:“名取桑,听说您是临时来替补蜗牛爷爷的。”

“是啊。”叫做名取的人笑眯眯地挥手,台下立刻响起了女生的尖叫。

“那么台词方面,仓促之间也无法充分排练吧?演出时却能完全自然地融入呢,果然很厉害啊。”

名取打趣说,“反正蜗牛出现在律酱的梦里吧,有什么不妥,相信小律都能帮忙圆回来。是不是啊,律酱?”他冲着律的演员眨了眨眼睛,对方配合地点头。

主持人又说,“那么名取桑,请对今晚的观众说一句话,作为结束语吧?”

名取歪头看他,笑道,“那么是不是要甜蜜一些,祝大家做个好梦?不要在梦里被拉去打麻将?”

台下笑声四起,其中夹杂着女生的呐喊,“如果是名取老师的话,打麻将也可以哦!”

“对对,什么都可以给你的。”

“名取桑我爱你。”

主持人忍俊不禁,抬手做掩面状。

夏目偷笑,发现大学师生之间的关系好像很轻松自然。

名取清清嗓子,对观众说,“感谢各位,但愿没有辜负您的期待。这个剧目的动人之处,大概就是家人之间那种深深的羁绊吧。无论何时,都会默默守护着重要的人,即使时空相隔,这种心情,也不会改变吧。希望这份心意,也有好好地传达给您。晚安,谢谢。”

夏目本来随着观众笑得开心,听到最后几句话,脑海中弥漫的焦虑好似被敲开一角,透入了光线。

周围的女孩子们朝舞台涌去。他怔在座位上,翻来覆去咀嚼这几句话。


TBC.

《百鬼夜行抄》相关

* 绿川老师的家乡是熊本,就默认为藤原家也在熊本了^^

* 国立或公立大学的本科学费貌似一般在50-70w日元之间,加上食宿和课本费用的话,粗略估计为每年100w日元吧。


评论(2)
热度(26)
 
© 行走xxl | Powered by LOFTER